?
教育随笔首页
红星凯龙中20-25
04328795
130165506
教育随笔下载
http://www.lychbl.com

《南明史》中他又表达了相同遗憾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教育孩子 >

教育随笔

  8)、全部教材,都是横版印刷,方便儿童阅读,符合儿童生理发育特点9)、全部教材,都选用了最好的蒙肯纸,护眼,环保适合孩子读(可百度一下,了解蒙肯纸特点)。10)、还有建立了读经交流群,里边有众多受益的家长,热心帮助,互相鼓励,支持。还有弟子群交流,以后父母和孩子进弟子群深入学习和提高。11)我们有读经日记的论坛,家长们可以每天把读经的方法和孩子成长的点点滴滴记录下来,发布在上面。

  持续完善蜜瓜、红薯、花生兰考新三宝的培育,让兰考的优质农产品走向全国。按照总书记扎实推进农村人居环境三年整治行动推进移风易俗的要求,开展农村三清一改行动,重点实施乡村清洁、坑塘整治、庭院整治、移风易俗和风貌提升五大工程,推动生产、生活、生态协调绿色发展。大抓基层筑牢党建堡垒。

《南明史》中他又表达了相同遗憾

  《南明史》中他又表达了相同遗憾。   果真如此吗归根结底,历史人物的行为也还是受利害关系支配,所谓李自成等人并没有忘记自己的穷苦兄弟,没有放弃维护农民利益的基本宗旨,说来固然动听,但若用此来作解释,未免显得苍白无力。

事实上,李自成等人并非进了北京才实行所谓的追赃助饷政策,对这一政策可能造成的后果,他们不可能不清楚。

  北京城内集中了全国最重要的官员,他们的支持与否对全国之局势至关重要,城内还有宁远总兵吴三桂家属,而吴三桂本已决定投顺,走到半途,突又决定反叛,转回山海关改投清军,恰恰是听了北京城中逃出的人的种种描绘。   在明知会有不良后果的情况下仍要实行这一政策,真实原因恰恰是李自成也面临着和崇祯同样的问题。

军队需要军饷,而军饷从哪里来正因皇帝的内帑找不到,所以才要通过惯行的追赃助饷解决,甚至还要抢劫商人财产。

  正因崇祯内帑空空如也,而军兴日费万金,若不强取,安从给办,所以他们才不得不用酷刑追索,即便大失民望,包括大失官望也在所不惜。   以上根据史料内容来分析其可信度,下面不妨再根据史料来源进行辨析。   所有人中,王世德记载的史料价值恰恰是最高的。 据《明史资料丛刊》编者给《崇祯遗录》加的说明中所言:  王世德,字克承,大兴人,崇祯时官锦衣卫指挥。

李自成克北京,他自刎遇救,后削发南奔,流离江南,隐居宝应。

据其子王源《居业堂文集》称,王世德常居禁中宿卫,于崇祯朝廷礼仪大典、政局变化皆委备详核,因见野史失实甚多,故作此书。

  由于职务关系,王世德对内廷情况的了解远比一般大臣多。 他的记载可算第一手资料,比起普通文官捕风捉影、凭空猜测之谈可信得多,也真实得多。

  史淳引当时任户部官的吴履中和崇祯皇帝的对话,虽不是第一手史料,但可信度也相当高。   写《定思小纪》的刘尚友当时在北京城,虽未担任官职,但是其时任礼科给事中的申芝芳是他的亲戚,关系较深刻,因此他对明朝廷的若干情况也是清楚的。 北京城经历的一系列事变,他也都是亲身经历者。

他的记载也同样有不可忽视的价值。

  反观赵士锦和杨士聪,都是当时的中层文官,赵士锦是从五品的工部员外郎,杨士聪是五品的左谕德,本身和皇帝没什么接触,对内帑更没实质性的了解。 明朝许多文官似都对皇帝内帑抱一种幻觉,认为那类似聚宝盆,里面永远充斥金银,不会枯竭。 所以他们动不动就请皇帝发内帑,似乎只要把皇帝内帑拿出来,就什么财政问题都没了。   这种幻觉本身相当荒谬。 他们的记载正是这种幻觉偏见再加从李自成军队那里听来的谣言谎言混合的产物。 所谓的内库三千余万两云云,是传闻无疑,赵士锦自己的记载都是左一个闻,右一个闻,更要命的是,究竟闻自哪里都没说明。 明确消息来源都没有,这是典型的无根史料的特征。   (2)间接记载  上引史料说到,崇祯皇帝自己省吃俭用,吃得少,穿得差,甚至把皇宫里酒扈器具之金银者都拿去变卖充作军饷。 实际上根据其他资料,崇祯变卖的不仅仅是酒扈器具,还包括皇宫内储存的人参等物品,如李清《三垣笔记》中记载:上忧国用不足,发万历中所储参出外贸易,予时市其中者,上有征也,色坚而味永,与他参迥异。 ……闻此番贸参,获可数万金。

  崇祯皇帝  当国家首脑能穷到这样的地步,日常生活用品拿出来变卖补贴国用,古今中外大概再找不出第二个来。   内帑全拿出来了,皇宫里的器具甚至人参都拿去变卖了,这些还不够,他不得不向大臣以及皇室亲戚请求募捐,无论正史野史都有大量的记载。

  《明史·温体仁传》中就有帝忧兵饷急,体仁唯倡众捐俸助马修城而已的记载。 《明史·薛国观传》中也有类似记载,薛国观倡议向官员勋贵借贷,但最后还是因为受到抵制而不了了之。   在崇祯十年四月二十七日的一次谈话中,崇祯皇帝吐露了自己苦苦哀求大臣勋戚以及地方乡绅们募捐以缓解财政危机,结果无人响应的苦恼和困惑。

大意是问达官贵人借钱,他们不肯借;各省的乡绅也不肯捐钱。

等到流寇来了,这些钱最后还不是全部被抢光,怎么就愚蠢到这等地步  崇祯十一年十一月,在君臣的讨论中,又一次谈到头疼的钱粮问题,官员给出五花八门的建议,其中有些人提到向商人借钱:令在京官与所亲相识商人借贷,少则五百,多则一千、二千、三千,俟皇上财用有余还之。

否则各官回家变产还之。   最后也没商量出个头绪来。

到明亡前夕,崇祯实在半点钱都没有,甚至连防守北京城的士兵军饷都发不出来。

  不过说起来,明朝官员确实清廉,钱也真不多,并非小气不肯捐。 李自成进京后严刑拷打逼勒,从这些官员身上得到的银子相当有限,这点我们后面再分析。   如不是穷得叮当响,崇祯也实不必受这份窝囊气,以皇帝之尊,到了万分危急的关头,还在死乞白赖地哀求同样很穷的臣僚捐献银子。 这在中国历史上甚至世界历史上大概也是空前绝后的奇闻。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