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教育随笔首页
红星凯龙中20-25
04328795
130165506
教育随笔下载
http://www.lychbl.com

透视男人女人:十里红杏今又红【修改版】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教育孩子 >

教育随笔

  何况:表示意义更近一层的理由追加,可以用于反问语气的句子。

学术界也密切跟踪研究中国文学海外传播的进展与态势,从翻译策略、翻译实践、传播途径、传播效果等不同角度总结经验,指出误区和存在的问题,并提出对策建议。中国文学的翻译传播与中国形象建构之间具有显而易见的互动性——“既有的中国形象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西方译者对当代文学作品的选择,以及西方读者对翻译过去的当代文学作品的接受”,而文学传播所建构的国家形象“又给既有的中国形象以冲击、调整.关键词:翻译;中国文学;文学作品;当代文学作者简介:  21世纪以来,“中国图书对外推广计划”“中国当代文学百部精品对外译介工程”“中国文学海外传播工程”等措施,有力助推了中国文学“走出去”的进程。在我国注重自我推介的同时,海外译者的翻译水平也有很大提高。一批汉学家及国外的中国文学研究者和爱好者将莫言、余华、苏童、贾平凹、毕飞宇、王安忆、麦家、刘慈欣等一大批当代作家的作品译成多种语言在世界范围内传播。学术界也密切跟踪研究中国文学海外传播的进展与态势,从翻译策略、翻译实践、传播途径、传播效果等不同角度总结经验,指出误区和存在的问题,并提出对策建议。

  英姿嫁过来的当天晚上就明白自己嫁错了人,她穿着大红衣裳,头上带着一朵镶着珠子的红花正襟危坐在床沿边。 头故意压得低低的。

其实她很想活动活动筋骨,今天一整天她都在装一个新娘子应有的贤惠和端庄,这虽不比干活那么辛苦,可是一整天下来,她反而有点身心俱疲的感觉,尤其是那一双脚。 她当初买这对脚上的皮鞋的时候,试穿是刚好合适的,可是今天走了那么远的路,就感觉那皮鞋小了点,她的脚后跟和脚趾头的好几个地方都咯得通。 她先前好几次都想翘起脚来,脱下袜子看看,可是每次脚还刚抬起来,那个小老太太就推开门进来了,吓得她赶紧坐直了身子。   那老太太叫她侄媳妇,叫得既亲热又高兴,并且还带着满意的语调,她不知道老太太是再生的婶子还是姑妈,因此就没有叫她,只是随叫随应着。 老太太第一次端进来点心,第二次端进来茶水,第三次拿着只大壶进来给她房里的热水瓶添开水。 她不知道老太太还会不会突然进来个第四次或是第五次。

因此她就不敢有所动作,唯恐被人看见她不够体面的举动,因此就一直端正地坐着,只把头埋起来,心里开始想那个男人呆会儿进来了会怎么对待她。

  她并非对洞房花烛夜的那点子事一窍不通。

娘家娶过两个嫂子,和她的关系都处得不错,冬天里一起坐在屋子里纳着鞋底嗑家常的时候,两个嫂子是不避讳她这个未出嫁的小姑的,互相说起男女间的那些事还不忘打趣在一旁一门心思听着的她。

未出嫁的姑娘人事不通,生理上的发育又使她本能地产生好奇。

  两个嫂子总是说一半留一半,有时还像打哑谜似的。

她听得也是似懂非懂,糊里糊涂。

  大嫂——慧兰曾说她胸前的那两只碗釉色好,男人摸起来感觉应该是很好的。

二嫂——敏琴却说男人吃起来只怕像吃扣肉一样。

她虽隐隐地明白可又不好发作。   两个嫂子一通大笑后,大嫂又正儿八经地对她说:“英姿,你以后不管嫁给哪个男人,那个男人都会对你爱不够的。 ”  这话仿佛是一种赞誉,她羞涩间不禁好奇地问:“为什么?”  两个嫂子又是一通笑,笑得前仰后合的。

她心里嘀咕:这有什么好笑的。

  大嫂边笑边说:“看来咱们的小姑子已经思春了。

”  等这一阵笑又一次平息下来,二嫂说:“现在告诉你还为时过早,等你结婚那天自然就知道了。

”  如今真到了这一天,想起二嫂的那句话,她心里就做着各种各样的遐想。

  新式的婚礼,也没掀盖头这回事,会不会喝交杯酒呢?新房里也没摆酒席。 回想两个嫂子结婚的情形,好像晚上新郎进了洞房把门一关就完了。   他关了门会对我做什么呢?抬起我的下巴亲亲嘴?把我抱起来往床上一扔?还是迫不及待地宽衣解带?他是温文尔雅的还是如郎似虎的呢?她激动中带着一丝害怕地胡思乱想。

  终于听到一些细微的脚步声,接着便是开门的声音,她赶紧把头埋得更低了。 她明白她的丈夫,那个叫再生的男人进来了。

  她听声音知道他把门关上了,她就一直低着头等待着再生有所表示。 过了好一阵,也不见他有任何反应,她的头低得有些发酸,于是就斜着眼睛偷看了一下。 只见他的一双脚来回地轻声踱着步子。

她见他比自己还要窘迫和紧张,心里原先的羞涩和胆怯反而少了几分,心想男人这么害羞,真是少见。

  又过了一会儿,她恶作剧的心思突然袭上来,缓缓地抬起头,以一种狡黠的目光看定他,他突然仿佛感觉到英姿的目光射在他身上,便不自在起来,怯怯地看了英姿一眼又马上缩了回去,惊恐万分的样子,那情形就像女人绣花一不小心被针扎了一下一样。

  英姿哧地一声就笑了,那笑声像银铃似的提醒再生这个房间里还有一个女人在等着他。 再生又战战兢兢地看了自己的新娘子两眼,明白那笑声里是带着嘲讽的。

  他露出一副不知如何应对的神色,别别扭扭地站在原地。   英姿又好气又好笑地说:“你站在那里干嘛呢?站岗?放哨?”  再生不回答。   英姿又说:“过来坐吧。 ”  再生却端了条凳子背对着英姿在屋子中间的桌子边坐下来了。

  这一下英姿真生气了,好心好意叫你过来坐,你倒背对着我坐在桌子边,这不是诚心和我过不去吗?你不搭理我,我还懒得搭理你呢。 英姿这么想着便不再说话。

  过了半响,她便有点打哈欠了,勉强自己清醒一点,抬头看看那一对红烛,左边的还有一大截,右边的却已燃尽。

英姿想起大嫂叮嘱过她要让洞房里的一对红烛同时燃尽以示白头偕老。 她先前还好生看着的。 只因再生进来,惹她生了一场气。

竟把这事忘记了。

男左女右,难道我会早死?先前还燃得好好的,怎么一眨眼的工夫,代表自己的那根就燃尽了呢?  不好的预感在她心里一晃,管它呢,迷信而已,我才不信。

她又瞪着再生的背影看了几眼,心里想着真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说道:“咱们还要不要睡觉?”  这一次再生却回答了她:“你先睡吧。 ”  她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地脱起了衣服,刚脱下外面的几件,她又突然有了个鬼主意,她以前偶尔也听到过一两句勾引男人的把戏,要是我现在只穿点肚兜和短裤站在他面前,他会怎么样呢?她心里贼笑了一回,于是站起来故意绕了一圈,从再生的眼前走过,白生生的身子在他面前扭着。

走到屋角的马桶边蹲下来撒了泡尿。

再生始终把头低着,她撒完尿又提起她的小短裤从再生面前走回去,心里做好了他从背后抱住她的准备。

可他什么也没干,反而把头埋得更低了。

  她心里没趣得很,便不想再对他如何了,自己从水壶里倒了热水,走到僻静的角落里擦洗了身子,又烫了脚。

  然后回到床前,本来想披上衣服再等他一等,或是与他说说话,但是想到他这样无视自己就没了那份心思,一会儿,寒气拢上来,她有点发冷,心想:不管他了,他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然后自己像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气呼呼地装进了被窝,那大红的被面在她的动作下,就像汹涌的血水一样起伏。

透视男人女人:十里红杏今又红【修改版】

  5.雇佣管理与劳资关系  员工一旦被组织聘用,就与组织形成了一种雇佣与被雇佣的、相互依存的劳资关系,为了保护双方的合法权益,有必要就员工的工资、福利、工作条件和环境等事宜达成一定协议,签定劳动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