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教育随笔首页
红星凯龙中20-25
04328795
130165506
教育随笔下载
http://www.lychbl.com

仁者误国(四)——好水川之战(2)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教育孩子 >

教育随笔

  不妨把自己当成读者来细细检点一下全文,找出毛病,进行修改。通过修改论文,可以使我们的思维能力得到锻炼。

  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由开封市、洛阳市、新乡市教育局承担派遣支教教师和新疆教师来豫跟班培训工作。每学年初步计划派遣支教教师50人,赴哈密支教时限为一学年;每学期接收30名哈密中小学教师来豫学习90天。    依据河南省十三五援疆规划和哈密地区提出的教育援疆需求计划,河南省教育厅决定:2016年上半年,由濮阳市教育局承担派遣支教教师和新疆教师来豫跟班培训工作。

仁者误国(四)——好水川之战(2)

    1、教习强弩以为奇兵。

(这是句老生常谈的实话,守边士兵能不做例行的弓弩射击训练吗?)    2、羁縻属兑以为藩篱。

(也是废话,就是唆使沿边的蕃人部落归附,边境上一直就是这么做的。

)    3、诏唃嘶啰父子并力破贼。

(也是废话,朝廷早就这么做了。 )    4、度地形险易远近,寨栅多少,军士勇怯,而增减屯兵。 (这当然是正确的,一切兵法上都是这么说的,但既然人所共知,也就是废话了。 )    5、诏诸路互相应救。 (也是正确的废话,而且如果应用不当,还是错话。 刘平、石元孙部不就是在救援延州的路上被干掉的吗?)    6、募土人为兵,州各一二千人,以代东兵。 (这个建议,因人反对没被批准,但在边区实际上是执行的,引起的问题很多,后来的定川寨之败就与此有关。

)    7、增置弓手、壮丁、猎户以备城守。 (也是正确的废话,范雍早在延州就这么做了。

)    8、并边小寨,毋积刍粮,贼攻急,则弃小寨入保大寨,以完兵力。 (这是个真正聪明的建议,至少可以少浪费粮草,准许前线将士可以视具体情况放弃一些寨堡,以增强作战的机动灵活性。

)    9、关中民坐累若过误者,许人入粟赎罪,铜一斤为粟五斗,以赡边计。 (这条建议的意思是如果陕西的老百姓犯法应罚的,不用交金属了,改交小米,充作军粮,五斗小米顶一斤铜,按《梦溪笔谈》的说法,当时一斗相当于6公斤重,五斗就是三十公斤左右。 这个做法可以减少由内地往陕西运送军粮的负担。

当然,这也不是夏竦的发明,时就用过这个办法了。

)    10、损并边冗兵、冗官及减骑军,以舒馈运。

(这一条是颇令人费解的,损并冗兵、冗官即辞退老弱等多余的无战斗力兵将是应该的,但为什么要减少骑兵呢?难道就因为养一名骑兵比养一名步兵更费粮草吗,步兵只养人就可以了,骑兵不仅养人,还要养马。

所以,有史料说,当时养一名骑兵的费用可以养五名步兵。

这样,是可以减少内地运输的负担了,但在前线与以机动性见长的军队做战,骑兵的作用更重要啊!夏竦这条建议,前半句是对的,但也是老生常谈没有效果的废话,因为仁宗一朝,屡次强调裁冗兵,结果却越裁越多。 而后半句就是绝对的错误了,只算经济账,不算军事账,这种人怎么能领兵打仗?)    可是,宋仁宗对以上十条,还都挺赞同,诏令实行。

在夏竦的建议中,有七条是正确的废话,实施和没实施是一样的,所以也无法落实,更无从见到军事上的效果,其中错误的减少骑兵的建议居然也被接受,这一条要真落实下去是会产生严重的军事后果的。 宋仁宗所以欣赏并接受夏竦的建议是因为他们在思维方式上是一样的。 仁宗曾主编并亲自作叙的一套兵书《武经总要》,也是这类充斥着正确的废话的文献汇编,他让其赐给边关众将学习。 其书广采博守,在今天看来,颇有资料价值,比如最早关于火药的记载就出现这本书里。

但由仁宗本人不懂军事,帮他编书的编辑们又都是没去过战场的文官,所以,书中所言的战法都拘泥于前人的教条,所言地名更是颇多错讹。

仁宗就是这么样的一个人,他不太傻,而且很勤奋,想努力把事做好,但就是缺少那种透彻的洞察力。

他把那些能滔滔不绝,说出系统全面的正确的废话的人当作干才,以面面俱到的知识铺叙代替一针见血切中肯棨的洞见,并试图以这种看起来无懈可击的全面正确来解决实际问题,结果是什么,可想而知。

    再说夏竦的手狠、敢整的一面,他是仁宗朝中少有的刻厉之人。 《宋史·夏竦传》说他治军尤严,敢诛杀。

他还在泾州当知州时,有一群戍边的骑兵结群抢劫民间财物,州、县上的地方官员约束不住,密报给夏竦,夏竦等这些人回到军营后,叫来询问,落实事实后下令马上全部斩首。

一次诛杀成群的违纪士兵,在仁宗朝的边关诸将中,是没人做得出来的。

这种事儿夏竦干了不止一次。

就是对给他个人作生意、贪污了钱财的家里仆人,他也一概杖杀。 带兵打仗,没有这种敢下手杀人的狠劲儿,是镇不住军队的。 这个道理,仁宗还懂。     韩琦是进士出身,而且考得很好,是当年的第二名:榜眼。

他品行正直、性格刚烈,而且很有勇气,素以正直敢言闻名朝野,动辄就发誓:如果我的话有错,请皇上诛杀我的全家。 他比夏竦年轻25岁,比范仲淹年轻二十岁。

1040年,就任陕西经略安抚副使时,才三十二岁,正是年青气盛、议论风发的时候,在朝廷中力主对西夏采取攻势,成为主战派的代表,深得仁宗的赏识。

夏竦请韩琦为副帅,就是想利用皇帝对韩琦的依重减少自己施政的阻力,同时,也是想借韩琦的锐气,煞西夏的威风。

2。